枪击案之后,是枪支改革,还是继续忍辱负重

2019-11-20 20:49:41 俄州亚太联盟 EN 阅读:774
编者按:11月14日,美国加州一所高中发生枪击案,一名身穿黑衣的男生(据称是日裔)在校园开枪,打死一名16岁女生和一名14岁男生,另有三名学生受伤,枪手随后冲着自己的头部开枪。


自2016年的奥兰多枪案、2017年拉斯维加斯的枪案后,2019年8月4日,德州和俄亥俄州在24小时内接连发生2起死伤惨重的枪击事件,共造成31人死亡。其中发生在德州艾尔帕索(El Paso)的枪击事件造成22人死亡,这是截至目前美国今年死亡人数最多的一起大规模枪击案。


美国又一次沉寂在悲痛中。但是枪击案对于美国民众来讲早已和火灾,洪水一样常见。据Washington Post数据显示,

2017年,因群体枪击事件造成的死伤人数达580人;

2018年,因枪击事件,共造成80人死亡,60人受伤。

截止2019年到8月4日,美国已有57人死于枪击,78人受伤。

民众每次面临这样痛心疾首的惨案时,是震惊,是害怕。但震惊,害怕后等待他们的是又一次次的枪击案和那么多被阴阳两界隔离的家庭。紧接着会是控枪派、拥枪派、媒体和政客吵成一片。

然而最后,一切依然如故,不曾改变。

  前总统奥巴马谈及Parkland校园枪击案时悲痛不止 (图源:NBC)

德州埃帕索市靠近美墨边境,发生枪案的沃尔玛超市停车场内充斥着墨西哥牌照,据The New York Times报道,枪手Patrick Crusis被发现他曾在案发半小时之前在脸书上发布了一篇两千多字充满种族极端主义(It spoke of a “Hispanic invasion of Texas.”)的‘宣言’。联系到案发地点和枪手的作案动机,埃尔帕索警察局长格雷戈里艾伦认为这场犯罪似乎是一起仇恨犯罪。

  枪手的宣言 (图源:TheFederalistPaper)

枪手的动机是极端种族歧视和仇恨,从而让多家主流媒体给他贴上国内恐怖主义的标签,而讽刺的是特朗普之前费劲心思花费220亿美元修建美墨边境墙,阻止非法移民,防止外来的恐怖主义贩子,强奸犯和小偷,以为这样就能把罪犯挡到边境外,恐怖主义就不会入侵,但是接近60%的美国枪击案凶手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我们看到的是美国人射杀美国同胞——恐怖主义不分国籍,不看肤色,不问宗教。

 
(图源:Statista)

尽管案发后,8月5日特朗普发表演讲,罕见谴责白人至上主义,但内容聚焦防止精神疾病的新措施和网络暴力对青年带来的压抑,故意避开讨论制定更严厉的控枪法律。讽刺的是,作为一个极端情绪的煽动者,特朗普,正是枪手那片檄文响应的对象。

对两极分化主义的推崇恰恰代表了特朗普和他身后的阴谋论者,而正因为如此,这个已经快要被他分裂得支离破碎的国家,很难像以前那样在往届总统的带领下团结起来。


正如这条推特展现的,特朗普避重就轻,始终没有从根源上解决枪支问题,反而再一次把国民情绪引导到移民问题上。

可恨的是这样黑暗,病态的种族歧视言论在美国政坛上一直都保持着它主流的地位,1880年代到1920年代,很多政治家们通过利用国民对意大利,日本,中国和其他国家移民的恐惧,煽动仇恨,来达到政治目的。

仇恨固然可怕,可是它不是枪击案背后唯一的助推力,还有另一个难以铲除的强劲势力是美国拥枪派背后所代表的集团利益——美国步枪协会 (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简称NRA),美国最大的枪械拥有者组织和强大的利益集团。诚然, NRA从1871年初次成立以来,它拥有非党派,中立,非营利的性质,但是上世纪60年代后期,枪支犯罪越来越严重,迫使美国政府在枪支管制方面进行立法,肯尼迪总统颁发了Gun Control Act of 1968。

 
(图源:Time Magazine)

也就是从那个时期开始,NRA的角色逐渐从一个普通的枪支爱好者俱乐部转变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反枪支管制政治团体。且因为它把其政治活动的理论基础建立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上,宣传保护民权,华盛顿邮报指出,2019年NRA的会员数量达到了550万,据OpenSecrets报告,2018年NRA用来游说政客的费用达到507.6万美元,单就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 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截止2018年(包括他2008年选举)收到了来自NRA的770万美元,位居共和党议员受NRA贿赂金额的榜首。

虽然坚持人权观念的精神可嘉,但被利益集团所驱使而做出决策则不可取。

  USA TODAY对国会成员收到来自NRA经济支持的数额排名(图源:USA TODAY)

2016年,特朗普把美国卷入了两极分化,种族歧视的漩涡,枪击案频发,但2020年还会一样吗?

2020年美国有机会改变,2020年的美国可以改变。

美国需要一个真正的领袖,一个可以引领左派和右派一起向前的领袖,一个可以团结各个民族,所有阶级的领袖。杨安泽就是这个人。


如前总统奥巴马所说,真正可以改变美国的力量,是重新认识世界;拒绝旧的约束、过时的习俗和常常装扮成智慧的懦弱的力量,是坚持认为美国可以变得更好的力量。

这正是Andrew Yang的竞选内涵:让美国向前一步(Move America Forward ),让美国更认真地思考(Make America Think Harder),而这也正是美国在经历特朗普这样一个反智的总统之后迫切需要的——一个会思考,会前进,有能力和胆量推进改革的引领者。

作为一个父母是台湾华侨,毕业于布朗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企业家,慈善家,杨安泽有能力,也有足够博大的世界胸襟来应对美国现在面临的挑战和危机。

 
杨安泽与他的MATH (图源:Twitter)

在移民问题方面,杨安泽给出的回答充分体现了他的世界主义 (cosmopolitanism)精神,在民主党7月的辩论中他指出:“移民在帮美国的坏事背锅,但是他们和美国的经济不景气的现象没有关系。” 在最新的报道中New America Economy指出,美国财富500强企业中,233家都是由移民或移民的后代创办的。

在经济方面,杨安泽认为相比于用GDP作为经济指标,社会平均收入和平均寿命更能准确地衡量经济健康情况。他以人本主义思想(Humanity First)为核心和导向的经济构架来看看杨安泽的第三个核心政策:人本资本主义。

其核心包括:

人比钱更重要;人本资本主义经济的衡量单位是一个人,而不是一美元;市场存在是为了满足我们所有人的共同目标和共同价值。

这才是被分裂的美国需要的,一个创造共同文化和价值目标的领袖,是老牌政客与否,不重要。这样人性(Humanity)至上的思想是多么美好呀!难怪在作为少数族裔团体一份子时,在中美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杨安泽也能得到超过1000万美元的竞选基金。

同样,杨安泽的枪支管理政策也是美国需要的。

第1层 - 基本狩猎步枪和手枪

持枪者需要:通过背景调查,通过基本的狩猎/火器安全课程,提供适当大小的枪支柜的收据,或每个注册枪的扳机锁。

第2层 - 半自动步枪

持枪者需要:拥有1级许可证至少1年,至少21岁,通过先进的枪械安全课程。

第3层 - 先进和自动武器装备

持枪者需要:维持目前的限制和定义(1934年国家枪支法),禁止大容量弹夹,要求向FBI提交指纹和DNA,提交到枪柜检查,以确保它可以容纳武器,每年进行一次关于使用这些枪支的进修培训。

杨安泽的枪支管理政策是民主党候选人中较为全面的,囊括了对于步枪,手枪,半自动步枪,和全自动等先进武器的管理提案。结合杨安泽其他领域的竞选思路,合理的移民政策,人本主义的经济政策和枪支管理政策,相信美国会变得团结,美好,Think Harder。

 
(图源:NBC)

8月10日,杨安泽出席在爱荷华州得梅因,由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举办的枪支安全论坛。论坛中,一位女观众问他该如何防止儿童因为意外开枪受伤。在2011年3月的时候,那名观众四岁的女儿死于一把走火的枪,一颗偏离轨道的子弹惹来的横祸。而那位小女孩的双胞胎弟弟当场目击了她的中枪过程。杨安泽听后泣不成声,他联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3岁,另一个6岁,如果这场祸事发生在他的家庭里,一个孩子亲眼看着另一个被枪击中,他不知道他该如何面对,他们该如何面对。

然而,这样的惨案也确确实实有可能在任何一个家庭里发生,因为在美国和枪击有关的受伤事件是导致19岁以下青少年死亡的第二大元凶。

 
(图源: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杨安泽对意外开枪的解决方案是:

让更多美国人对他们的武器进行“个性化”升级,使其具有能识别使用者身份的功能(指纹识别或其他的生物识别技术),这样没有经过授权的人(如小孩,青少年)就不可以使用它们。

让美国人意识到这种方法的可行性,这样当小孩再次拿起枪支,无意间扣动扳机时,什么也不会发生。

杨安泽之所以能想出这么棒的方案,是因为作为一个父亲,他同样无时无刻地不关注近几年频发的校园枪击案和儿童意外枪击案。也正如他所指出,有关这两个方面的数据可以让任何一位父母痛心疾首:

据洛杉矶时报整理显示,在美国,平均每一天就有3.5名18岁以下的儿童因为中枪死亡,15.5人因为枪击受伤在医院抢救治疗。在2012到2014年间,平均每年有1287名小孩和青少年因为枪支暴力事件离世,使枪支成为仅次于车祸的第二大生命威胁。

在全球范围内,2016年美国在(拥有可用数据的)所有国家中,其年轻人的枪支死亡率居世界首位,而美国的这个死亡率整整高出世界上其他十几个高收入国家的35倍。

 
(图源:CNN)

而在2016年的这份表格报道中,更触目惊心的事实被一一展现出来:

在所有3413起由青少年枪支犯罪造成的死亡事件中,59.33%的是过失杀害。可能搬到好一点的社区,远离犯罪比例高的地区,就可以免于成为那接近60%的不幸。

但是不要忘记:这些惨案中有35.1%的是自杀,4%的是意外伤害致死。

没有人能保证在这样枪支比人口还多6700万,大约每100人中就有120.5杆枪支,平均每三个家庭就有一杆上了膛没有锁保险销的枪的国家,我们不会成为那剩下的4%。
 
(图源:Washington Post)

就在8月7日,一位60岁的老人因为在街上路过了两个争吵的人,被无意中擦枪而出的子弹击中,当场死亡,8月8日,伊利诺伊州,一名13岁的男孩因为和朋友一起把未上保险的枪当玩具摆弄,玩耍中意外头部中枪,后来在急诊室拯救无效,被宣布死亡。

这两起事件中,有人的错,也有枪的错。人错在没有经过专业的枪支使用培训,而枪错在它没有能识别枪支使用者的能力,防止小孩无意扣动扳机的能力。

枪击案,不只在于人,也在于枪。
  (图源:Vox, gunpolicy.org,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

  (图源:Vox, gunpolicy.org,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

据UNDP调查显示,一个地区每一百人拥有的枪支数量和其每一千人之中被枪杀的数量呈正比。

经济学人在8月13日报道说:美国是唯一一个发达国家中频发群众枪击案的国家。其背后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因——枪。

所以攻击性武器数量需要被减少——半自动、全自动的枪支需要被禁止。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全面的枪支管理政策——枪击案件它不仅仅是种族仇恨的大屠杀,它也可能是无意之中的开枪走火。

 
(图源:Search.com)

但是大多数控枪派已经把希望投向2020年的大选,因为他们不认为特朗普领导下的政府能有所作为。枪支管制组织Giffords的执行董事Peter Ambler认为,“特朗普的承诺与他的性格一致,充满空洞,他只会找借口,而不是付诸行动,显然这件事将成为2020年大选中的一个决定性问题。”

在Parkland校园枪击事件发生后不久,特朗普明确地批准了背景检查和红旗法案(枪支暴力预防法,允许警察或家庭成员向州法院请愿,临时从可能对他人或他们自己构成危险的人身上移走枪支),但是在NRA 的首席执行官韦恩·拉皮尔(Wayne LaPierre)访问白宫后,以提醒特朗普他们的立场。几天之内,特朗普先生便改变了他的公开立场。

“Wayne LaPierre进军白宫以后,提案就消失了。” 枪械控制组织枪支管制组织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执行董事John Feinblatt 如是控诉道。

 
(图源:Washington Post)

很多民主党候选人都或多或少地在一些社交媒体或网站上提及过枪支暴力,但是到现在为止只有5位候选人有全方位的枪支管理政策。(Booker, Warren, Pete Buttigieg, 杨安泽和 Kamala Harris)。

对于加强持枪者的背景检查(Universal Background Checks/UBC)和攻击性武器的禁令这两个广为人知的提案,民主党候选人都有着普遍支持。

首先,UBC是一个比现有的背景检查的更有效,和全面的执行方案。在联邦条例下,所有持证的枪支买卖交易都必须要被NICS(国家实时犯罪背景检查系统/National Instant Criminal Background Check System)查看买主的犯罪历史和精神疾病历史,花费时间对于92%的人来说只是几分钟而已,但是对于剩下的8%的背景有问题的买主来讲,检查时间可能最多持续30天。因此,在网上或者线下有很大的未持证枪支买卖市场,而在这部分中,没有联邦系统会检查,所以UBC的意义在于把这部分非法交易也囊括其中,所有持枪者都必须通过背景检查。

其次,随着近几年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中的射击者逐渐更多地使用像AR-15和WASR-10(AK-47的一种变体)这样的武器来进行攻击,人们对极端致命的攻击性武器禁令也产生了更近一步的关注。虽然外界对于到底怎样实施和执行这项禁令仍存在疑问,但其核心是禁止军用式半自动步枪。一些民主党候选人(如Joe Biden)将这个禁令视为恢复之前的联邦攻击性武器禁令,该禁令于1994年颁布,于2004年到期,目的是使现有的半自动武器依然保持流通,但是未来的攻击性武器销售应得以制止。而其他候选人则希望更进一步,强制所有半自动枪支所有者交出被禁武器。

当然,解决了枪的问题,剩下的就是人。

对于那35.1%的自杀人群来讲,由国家带头实行的心理疾病防御措施至关重要,让每个人都意识到精神疾病的严重程度也迫在眉睫。

很多候选人都打算实行国家心理治疗项目。

  图源:https://www.yang2020.com/policies/gun-safety/

解决现有枪支法律的漏洞也是民主党人的另一个重头戏。这包括“男朋友漏洞”(boyfriend loophole),即当施暴者和受害者分开成为前男/女友时,施暴者不再受原受害者保护令”的限制,以及“查尔斯顿的漏洞”(2015年,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一个黑人教会中杀死九人是就是通过这个漏洞得到枪的)。

 
查尔斯顿枪击案(图源:CNN)

还有一些候选人(Booker, Warren, Buttigieg和杨安泽)也支持左派一点的枪支限制,如要购买和 持有枪支时要求有许可证。通常,获得许可证将涉及背景检查,但也需要更广泛的审查,可能需要提交指纹和照片,与执法部门的面谈以及参加枪支安全培训课程等。

Reference:

1. "Trump Condemns White Supremacy but Stops Short of Major Gun Controls" —— The New York Times

2. "NRA chief sought purchase of $6 million mansion in wake of Parkland shooting" —— WashingtonPost

3. "NAR is back, 'highest ever' membership" —— Washington Examiner

4. “拉斯维加斯之后,一切都不会改变” —— 假装在纽约

5. “我们为什么支持 Andrew Yang 竞选总统” —— 美国华人

6. “专访 | 蒙眼组装AR-15竞选参议员:步枪协会如何阻碍控枪?” —— 羊说

7. "Parkland's Divid Hogg to McCain: 'Why do you take so much money from the NRA?' " —— USA TODAY

8. "White Extremist Ideology Drives Many Deadly Shootings" —— The New York Times




 
华兴报网诚征好稿
  题材不限,热点评论、新闻追踪、游记、散文、创业故事、留学经历、移民、工作生涯、美食心得等,以及相关专业文章,如科技、房地产、税务、医疗、健康、法律、移民等。原创:自己撰写,配图为佳;编译:编译自网站上的好文章。邮箱:[email protected]
  美国华兴报发行明尼苏达州、威斯康星州、爱荷华州、北大科大州、南达科达州、伊利诺伊斯州、密苏里州、俄亥俄州和芝加哥市,每期发行一万份。
免责声明
  本站(网址:chinatribune.com.cn)凡标注来源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邮箱:[email protected],微信:jsjszxl),以便及时删除。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