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文学习是需要识认2500常用字的!——试比较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中的“随课文识字”与“集中识字”的教学思路

2019-02-25 10:06:21 希林UIC中文学校 何振宇 阅读:1377
“随课文识字”或称为“分散识字”的教学思路,说的简单些,归根结底就是用一篇课文,引出十几、二十来个生字进行听、说、 读、写的学习,以便把整个课文学习下来。我们作为第一代移民都是在母籍国学母语(学五、六年小学《语文》)学会中文的,骨子里认 为这种“随课文识字”/“分散识字”的教学思路是天经地义的。经过上世纪初叶“新文化运动”开始百年来的进化,这种“随课文识 字”的学习方法更加精细化,或者说更科学化了,而对小学《语文》教学大纲中的教学目标往往不经意地忽略了。实际上,针对6-13 岁左右的孩童,国内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最最基本的教学目的却从来没有变更过,即掌握2500常用生字及识认1000次常用字。 也就是说,在国内学母语的条件下,小学生需用六年全时学习时间达到此目标。为什么非要在国内小学六年期间也就是在12、13岁时 要达到此最基本的教学目标呢?为什么这个“识认2500常用字”和孩子们的“12、13岁”这个时间点在华文教育中这么重要呢? 我们经过近三十年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实践中逐渐地深刻感悟、认识到:

1. 汉字的文字系统性质、特点使然。汉字是音、形、义的文字,必须识认2500常用字才能识认任何一篇文章98.8%的文字【1】,即文中每100字里,只有 1-2字是生字,可以通过上、下文的阅读克服识认、理解上的障碍。这就意味着,欲要有自主阅读能力,就一定要突破这识认2500 常用字的瓶颈口。有人比喻讲,英文有26个字母,中文却有2500个字母,在某种意义上是有一丝丝的“形似”意味 的。

2. 到了12、13岁的少年(teenage,正是孩子们小学毕业的年龄),已经具有自己独立思维能力,有了成熟的逻辑思维能力,学习世界/知识的方法已然从 8岁(大脑重量基本发育完成)以前的整体/形象记忆(死记硬背)成功地转换为成人的理解记忆学习方法,进行的已经是“学习型”的 阅读而不再是“趣味型”的阅读。他们不再愿意只是学习被动接收者,而是要做主动学习的积极参与者【2】。这时,如果自己的文字识 认能力还是低年级水平的,因为满篇生字而读不了自己想要阅读的 文章,课堂里上的还是因“随课文识字”教学进度所决定的低年级教学内容,看不见文字学习的成就,就好像这个岁数的孩子去玩8、9岁或更小年龄孩子的电玩游 戏一样,心理上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在学习 过程中就开始表现出心理上的强烈抵制,故意遗忘的比学习的要更快、更多,知难而退,打起了退堂鼓。

由此可见国内小学《语文》教学大纲规定的最基本目标是有着充分科学依据的,而各种华文教材,包括海外华文启蒙教育的教材都遵循这 种“随课文识字”/“分散识字”的教学思路经过多年的优化、改进,均无重大缺陷,即通过整套教材的教学完成,可以保证学生们突破 2500常用字的识认关,具有成熟的自主阅读能力。而我们在北美所有从事华文启蒙教育的教师、家长和学校管理工作人员都是经过这 样的思路学习而成,这种思路在国内用小学六年十二册课本全时学习母语,或者对理解记忆学习世界的成人的华文教育证明是成功的,前 提是要保证充足的课时,但是对于北美幼童的华文业余启蒙教育来讲,由于人文环境和周末中文学校缺少充足课时的实际情况,却成了致 命的弱点。从华文启蒙教育所需的课时量看,假如说,国内小学每星期上五天《语文》课,每天两节课,一年40周来计算,那就是 400学时X6年总共2400学时来达到此学习目标;还要加上国内学母语的是复习、巩固、提高课堂所学的大环境。而北美的周末中 文学校多说了按一年40周(两学期各16周+暑期8周,相当数量的学校还没有这8周的暑期),每周一天2学时学习华文的速率计 算,一年只有80学时,按六年时间算下来,总共只有480学时,多说了只是国内小学六年《语文》教学总学时的1/5,加上北美 “学了用不上”的学习、人文大环境,遵循这种“随课文识字”/“分散识字”的教学思路,不用说“掌握”2500常用字,就是想要 “识认”2500常用字,也是绝对达不到此最基本的学习目标的【3】。如果认为教师的师资、教学水平,以及教材的改进能够弥补这 总学时和学习环境的缺失,试想,究竟要什么样的水平才能满足这种学习环境和条件呢?

这就是“随课文识字”/“分散识字”的教学思路在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中步履蹒跚,事倍功半,功亏一篑,投入与产出极不成比例的 根本原因;遵循这样的教学思路,我们不幸地把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办成了“不可持续”的教育,这也可以从经过几十来年的奋斗,社 区、社团、中文学校领导层还满眼是“第一代移民”的实际状况中得以印证。试想,从上世纪40年代的留学生,到60、70年代的台 湾留学生,再到80、90年代大陆留学生,哪一波的留学、移民潮不都是大量建立中文学校,大力开展推动华文业余启蒙教育的吗?但 实际结果,究竟有多少他们的第二代通过周末中文学校的学习而真正地学会了中文?每周周末一天2学时,导致学习的总学时远远不够 用,这是不以人们意志可以改变的实际情况。既然环境改不了,那么能改的就只有“随课文识字”/“分散识字”的“传统”教学思路 了。

众所周知,在上世纪初叶“新文化运动”前千百年老祖宗们所使用的启蒙教育思路,实际上是“先三(字经)/百(家姓)/千(字 文),后四书五经考秀才”的教育思路,就是所谓的“集中识字”的思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古人对人生历练的期许,但要读书 的基础就是识字量,这识字量的形成也可以通过“集中识字”来突破,“先识字后读书”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就是先攻下自主阅读能力的 培养及所需的识字量,再深入学习各种知识,这种教学思路就被叫做“集中识字”教学思路。如果注意北美的母语教育,尽管语言文字系 统不同,但启蒙教学理念和此理念却是相通的,具有异曲同工效果,从这里小学一年级学完26个字母后大力推动课上、课后阅读,直至 三、四年级的小学生每天抱着厚厚的《哈利·波 特》如痴如醉地阅读可见一斑。既然“随课文”可以识字,难道“随生字表”就不能识字?

通过我们学校多年的探索和实践,这里试比较“传统”的随课文识字/分散识字和我们正在探索、实践的随生字表识字/集中识字的教学 思路:

 
随课文识字/分散识字 随生字表识字/集中识字
倚重拼音、图画辅助/先行 把生字表做成韵文(一字不重,合辙押韵,有文有义,以有着1400+年历史的《千字文》为例)带出课文,摈弃图画、拼音等干扰识认汉字的 “信号”
一篇课文带出十几、 二十生字 初期以韵文带动单字 识认,逐渐过度到识字、阅读并重,重在培养自主阅读能力以及后期的阅读理解
听、说、读、写齐头 并进,教汉字、识字规律,传授识字方 法,培养识字能力 初期书写、课文理解学习滞后(根据生理条件,分解听、说、读、写齐头并进的思维)
课文理解学习 突破“脱盲”的瓶颈(1800常用字左右)开始引入书写学习
语法学习 识字教学结束前学拼音、查字典(偏旁部首和拼音)
文化学习(海外) 利用孩子生长特殊阶 段(八岁大脑发育完全前、以整体/形象记忆方法学习世界为主导),只在 入学业余学习的头三年使用。“文字是文化的载体”,有了这个载体,文化教育的融入将是水到渠成
不考虑年龄,一个教 学模式,国内需费时六年全时进行学习,而在北美的周末中文学校里,鲜有学生完成全套共12册的学习 三年识字教学结束 后,从暨南大学《中文》第五册(只有生字注音)学起,因生字学习、课文理解均在识字教学中解决,故能够 完成一 年学习2册课本的进度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孩子们在八岁大脑发育完全之前以整体/形象记忆方法(死记硬背,岁数越小越明显,比如,三四岁会背诵唐诗 宋词等等)为主导来学习世界的,之后才逐渐转换成成人的理解记忆学习方法(懂了才能记住,具有强大的逻辑思维主导、学了大量 知识),在12、13岁阶段定型。此时,如果看不到所期待的学习成果,不能阅读/学习自己所需,必然要挫折感主导,知难而 退,忘掉的比学的还快、还多,随着家长们“威权”力减弱,退出这种利用业余时间刻苦学习而无成就感的煎熬是早晚的事情了。当 家长、老师们认识到这时候孩子们真的没有学会中文时已为时已晚,“无可奈何花落去”,只能望洋兴叹,多年的投入、期望一朝失 去的怅惘、失落将伴随余生。对孩子们来讲,只要半年、一年不学习中文就要忘得精光,而将来进入大学的学习阶段,由于校园中各 族裔学生大致是一圈圈“人(族裔)以群分”的现实状况,遇到了自己社会定位问题,他们将看到,如果没有保住自己族裔的文明发 展知识和其文化底蕴,将面临诸多被别人看不起的尴尬场面,这就促使相当部分的孩子们又缴纳昂贵学费来修这门中文课,深悔、感 叹为何小时候十多年的艰苦业余学习而不得其门而入。这种在启蒙教育初期不管孩子生理生长条件,遵循一成不变的“随课文识 字”/“分散识字”的教学理念,由其性质所决定沉重的学习负担及缓慢的教学进度,实际上拉了培养自主阅读能力教学的后腿,错过的恰好是如图1所示的孩子们 学习语言的“黄金期”:
 
  图1:儿童早期教育论坛
https://jumbominds.com/about-jumbo-minds/state-of-science-literacy-part-3-human-capacity-for-early-learning/

这种“学不会”的普遍现象在国内有充分课时及完美的学习环境中不甚明显,但在我们所从事的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大潮中,却成了绝 大部分移民第二代们半个多世纪以来“学不会”中文的“蜀道”!

为了彻底克服这个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中的根本障碍,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

1. 孩子们在华文业余启蒙教育的初期(5-7岁阶段,即学习语言的鼎盛“黄金期”),学习方法与成人的理解记忆学习方法不同,也没有成人学习中的目的性、坚 毅、持续性,不能体会到成人学习中所体会到的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趣味性,故不能用成人学习世界的角度来看待、套用在此成长期孩子 们的学习中。

2. 华文启蒙教育的主要矛盾是如何科学、高效率地解决孩子们自主阅读能力的培养,基础就在于突破2500常用字识认的瓶颈口。在选择任何教材和教学实践中,一 定要静下心来算一算学时、数一数生字量,在孩子们到达12、13岁时是否能够至少识认1500-1800常用字(即国内所说的 “脱盲”水平),具有相当水平、可以“持续地”学习的阅读能力。

3. 华文启蒙教学不单只有“随课文识字”/”分散识字”、听、说、读、写齐头并进的唯一教学思路,我们还有千百年来老祖宗用过的“随生字表识字”/“集中识 字”教学思路。

4. 基于北美周末中文学校有着远远不足的教学课时以及语言学习、人文大环境的实际情况,我们必须要研究孩子们在5-13岁生长期中的生理生长条件及相对应的学 习世界的方法,对于周末中文学校的5-7岁孩子们,在他们还在以整体/形象记忆(死记硬背)方法学习世界的阶段中,也就是在他们 还在学习语言的鼎盛“黄金期”内,就要充分取其之长、避其之短,“退一步、进两步”,把“写”(要求具有较强逻辑思维能力)、 “理解字义/课文”(要求具有较强的知识、文化背景)的教学部分暂时先放下来,充分利用孩子们此时期学习世界的特殊方法,专攻自 主阅读能力的培养。在孩子们的识字量到达一定程度后,再水到渠成地引入“写”的教学内容。至于“理解”部分的教学内容,则已在专 攻自主阅读能力的培养过程中完成。

5. 对比上个世纪中叶国内开展大规模扫盲运动的师资水平,我们从事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的师资水平要高了不知多少倍;从我们所使用的教材来讲,各种教材已经改 进、提高或淘汰进行了n次,现实是其改进、提高空间都不大了;但是半个多世纪来的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成果却还是一成不变,即绝 大部分移民的第二代经过十来年周末中文学校里的刻苦学习,该没学会中文还是没有学会中文!

“十年磨一剑”;“十年”正好跟我们的孩子在周末中文学校业余学习的时间大致吻合。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成果的剑没磨出来,不是 所用材料和磨剑的人出了问题就是磨剑的思路、方法出了问题。我们的第二代都是出类拔萃好学生,从事北美华文业余启蒙教育的师资水 平及所使用的教材跟世界各地(不包含母籍国)的比较起来也是不低的,那么,您认为问题出在哪里了呢?

【1】《解开汉字之谜》, 安子介

【2】 《12- to 14-year-olds: Ages and stages of youth development》

https://www.canr.msu.edu/news/12_to_14_year_olds_ages_and_stages_of_youth_development

https://www.canr.msu.edu/4h/index

【3】根据暨南大学《中文》教材每册生字量与北美周末中文学校遵循传统的随课文识字理念实际教学进度统计:

 
一点随想:

在北美,对于推广业余华文教育,努力营造大的语言环境、家庭的语言小环境和语言习惯都不是主要矛盾,我认为是“锦上添 花”,可以忽略,原因如下:

我们第一代移民都是为了生存而打拼,这是唯此为大的第一要务。当然,如果有条件的可以坚持经营说汉语的家庭语言小环境,但是 最有效的学习华文方法是每年暑假把孩子带回中国三个月进行学习;但这只能是一厢情愿,一是对外裔家庭来讲是不太可能(从长远 普及华文着眼,这类家庭将成为主力),二是绝大部分家庭没这个条件,除了可以尽义务辅导孩子的日校功课,并没有多少业余时间 打理 这种“额外”负担,再考虑到孩子们全天的学习环境,孩子随着生长而发生心理上的变化(作为少数民族的存在),这样的小环境是靠不住的,不能作为必要条件。 而且,作为一门语言的学习,有着十余年的业余学习时间,还要这么难学且最终不能入门,却需要家 长们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时间,有些说不通了吧?

文中指的随生字表识字/集中识字当然与“新文化运动”前不同,是用现代语言编写韵文,只是借鉴古代“随生字表识字”的思路, 其教学目的是让孩子能够自主阅读,而不是为识字而识字。从逻辑上讲,为什么“随课文”可以识字,而“随生字 表”却不能识字呢?为什么不能根据这个思路开发出也行之有效的教学体系呢?从实践中,我认为像《千字文》那样的标准 (一字不重、合辙押韵、有文有义),在现代的集中识字韵文中可以放松,像《中华字经》(~4000字),《三锐》(~3600字)都是为了适合合辙押韵、 有文有义的标准,而加入太多的次常用字了,不适合北美周末学校的实际情况和 条件。

我们有过一个实验班学习《三锐》,共用三年360学时拿下其3600生字识认+阅读+学写字+学拼音+查字典(偏旁 部首和拼音检索两种方法);说到这里要闲白一句:如果在国内照这个进度学习,按一天两学时计算的话,180天足矣,即一年即可突破自主阅读关;那么,国内 小学六年拿下十二册是不是太费时了?实验班学完《三锐》后做了测试,第十二册最后一篇课文阅读、理解都毫无问题;其后从暨南 大学编写的《中文》第五册学习(只有生字才注拼音,并补习一到四册的教学内容),一年学两册(一星期做a、b两册相应家庭作 业),三年半后学完第十二册,然后是初中《中文》课本,全班学到十年之际,均一次考过HSK6级。所以文中所说所谓的“退一 步”,都是为了三年后精琢细磨的华文学习打下基础,而且孩子学习负担、家长的辅导负担全都减下来了。

正因为这里周末中文学校学时不够,才感悟到,语言学习的听、说、读、写是标准,但在学习、教学过程中不一定非要这么进行,根据孩子们的生长阶段是可以分解 的。在孩子们入学初期,他们没有逻辑思维能力,没有什么学识基础,老师讲的越 多对孩子的学习压力越大、负担越重、费时越多,这样进行教学的前提是要有充分的学时。我们没有这个条件。前面用了过多的时间为孩子们打了基础,却错过了孩 子们以形象/整体记忆学习的时期(“黄金期”),到了12、13岁是绝对突破不了2500常用字识认关,这就是几十年来北美 华文业余教育走过、正在走的路,已被实践证明是走不通的。暨南大学的《中文》全套十二册基本上每册14课,如果2周4个学时 学一课(听、说、读、写的教学内容过多、过重),就需要56个学时,而我们大部分的周末学校只有每年2学期,理论上每学期 16周,共有2学时x32周=64学时(暑期不易租到教室,大部分周末学校都要停课放假),只能一年学一册,这就明显地不能 达到国内小学六年突破2500常用字识认关的标准。那么,不管老师在这六、七年里再怎 么提高教学水平,再怎么让课堂气氛、小环境去适合、提高孩子们的学习兴趣,但这教学内容、教学进度却是硬指标,到孩 子生理成长到12、13岁,还不是像水龙头关闭一样,由于识字量拖了后腿,没自主阅读能力也就没失去了可持续学习动 力,孩子们自然要放弃。现实就是这么样的不讲理。

总之,我们是用集中识字的思路,根据孩子们5-7岁期间学习世界的特殊方法,利用孩子们对韵语的接受来引入生字(此 时,从整句韵语中拆出单字识认是教学重点)学习,目的是用三年业余时间攻下自主阅读能力的培养,孩子们在这个年龄段怎么 教怎么是,有了自主阅读能力后再回过头来细细深入进行学习,学有所成。另一方面,学习总是螺旋循环式上升的,不是像我们 想象中的一竿子插到底,一次课就解决问题。就像我们小时候读小说,很多课堂上学过的东东在阅读中又有了再学习、升华的过 程一 样。至于为什么3-7岁是学习语言的最好时期,目前世界上还无解;就是说,为什么孩子在没逻辑思维,没知识、文化基 础的时期却是学习语言“黄金期”,而逻辑思维越成熟,越有知识、文化基础,以理解记忆方法学习世界的青少年、成人期反倒是学语言的困难期,这是成人们至今 不能理解的课题,也是推广此“随生字表”理念的最难点,因为是成人们在主导孩子们的学习,习惯于用经验看待一切;其实他 们早就把自己在幼童时如何学习世界的方法忘掉了,而记得就是这么随课文识字学出来的。(完)

 
双城中餐馆请人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双城中餐馆请人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
伟记工程 专营中文电视
Directv 翡翠台
明州华人代理,中央台、东森台代理
安装强力抽油烟机
电话:612-991-0930
 
广告:点击进入查看